具有美术馆般的餐厅

设计: 项目地点:日本 类别:餐饮空间 2019-09-02

第一眼看,她更像是位于喧嚣商业体中的美术馆。餐厅的前堂一返常见商业的鲜亮与活泼,反而选择了陈列空间的留白与不争。低反差的颜色选择,柔和的灯光,平滑流畅的造型线条,无不在降低空间装饰的存在感。收敛锋芒,纯粹简单,追求“不说”的禅境。大堂是简化的和室,用敷居与暖帘分隔空间。食客之间彼此共联,分享氛围。

木材,铜,铁,接近陶土的肌理涂料,俱是日本手作匠人最常用的材质。我们在惊叹侘寂之美时,并不是因为材料的朴素粗糙,而是因为匠人的智慧,手艺,忘记时间的投入,将朴素与粗糙创造出的神奇。在隐竹的前堂,匠心的体现,是材质的调和,是视觉几何的平衡,是远见的粼粼光影、触摸时心底响起撞击回响的目锤纹。很多时候我们会发现,在形容匠人精神时,我们是词穷的,只能调用更多的感官去体验心中洞穿宇宙的银针落地。这种专注内里的表达,在商业体中创造出泾渭分明的反差。让隐竹独居魅力。

和室是日本传统建筑,风格简单,但细部设计却是殚精竭虑。简单与复杂的对立统一,在虚饰繁杂的都市生活中,创造天地自然。故和室被称为“隐居之所”,或“城市中的山野隐居处”,是通往冥想之路的路口。在项目中,充分发挥了和室建筑灰空间的对话作用,也制造了一些戏剧感的细节。

小厢是浓缩的传统日本数寄居建筑:平整的离地平台,由走廊联结,踏步,地台,障子门结构。空门窗,暖帘,用夹丝玻璃替代宣纸的障子门,营造了三种联结外界的对话尺度。有趣的是,对话的比重也有被设计,大面积的夹丝玻璃安全地联结店外,半透的暖帘可以看到一个身影,直截的空窗,仅能看见或急或缓的脚步。在纯粹的就餐空间中,坐姿正襟的食客也能找到富余变化的视觉乐趣,有所选择,将视线停留在乐意处。每个厢相互独立,避免平台共振的打扰。障子门间、地台间的空隙,成为气流的良好通道,保证餐厅的空气内部循环,新风系统带来的新鲜空气由顶部入,浊气沿着底部通道排出。常见于“枯山水”中的沙石造景,更增加了餐厅场景的庭院感,有了延伸至日式庭院的想象空间。

长桌厢是最简单的,也是最复杂的。一门而入,空间里只有长桌,方椅,连房顶折线都去除的无影墙。食客会费解,会拘谨,会有一种对空间、对料理的敬畏,对料理的期待也更加强烈。这时,与商场联结的廊窗形成了有趣的视觉联结:经过的消费者会看见一室严肃的食客,在一个纯粹的空间中,进行一场等待料理的仪式。当宴会开始,也许在一赞叹后,气氛一下柔软起来。食客们因为料理越来越喜悦,放下拘束,享受当下。这时从廊窗中,则是另一种只围绕食物与食客的美好关系。无论是平静还是喧嚣,设计师为隐竹带来的,一定是一种「有效」对话。在行色匆匆的商业体中,能在潜在客群的心里留下情感的涟漪,比在单纯视觉挑逗,更有价值。

相关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