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厚民

AFSO


傅厚民:我很好奇设计能将我带向何处

空间设计师傅厚民不仅含着金汤匙出生,由其操刀的空间也都仿佛被镀过金,令人神往。《尚流TATLER》编辑总监郭军卫与他进行了一场关于时空与文化的对谈。

傅厚民拥有剑桥大学文学学士学位和建筑学硕士学位,2000年创立香港知名设计工作室AFSO,2015年成功推出André Fu Living(AFL)生活品牌。2016年,他荣获家具装饰展亚洲展(Maison & Object Asia)年度设计师,并入选“Wallpaper杂志20大室内设计师”榜单。他常受邀参加国际展览,最近的作品是《Wallpaper》杂志的“Handmade”系列,这是对2016意大利米兰国际家具展(Salone del Mobile)的世界级工艺和创意的致敬。

香港中环皇后大道中以南,连接雪厂街的地方,有一条充满历史感的小街。一百多年前修建的石阶今日犹在,早已被电灯取代的煤气灯还在这条小街上留下时代的影子。这就是都爹利街,于热闹繁华的都市中的一隅留存旧日风情的年代味道。这种味道正是室内设计师傅厚民所喜欢的,他的设计工作室AFSO就开在都爹利街上。

工作室AFSO

走进他的工作室,你会感到通透感很强,这里就像是一个空间创意枢纽,架接起世界各地不同的设计项目。傅厚民对每个项目都是亲力亲为,设计通常从他的手绘概念草图开始,在进入细节设计之前,勾画形式和物质的感性融合。

“我喜欢在世界各地开展广泛的项目,但这些项目都与我或我的个人设计风格无关。”他解释道。他有着自己鲜明的风格,却不会以自己的风格去预设每个项目。他以设计师的专业角度,带着好奇心走进每个品牌故事的内核,欣喜于被那个故事的精髓所打动,呈现出有突破性的作品。正如他所说:“我很好奇设计能带我去向何处。”

傅厚民接手的设计项目遍及世界各地,包括中国香港奕居酒店(Upper House Hotel)、新加坡富乐顿湾酒店(Fullerton Bay Hotel)、曼谷华尔道夫酒店(Waldorf Astoria Bangkok)、路易威登的快闪公寓和伯克利酒店(Berkeley Hotel)、伦敦伯克利酒店(The Berkeley),以及东京的贝浩登美术馆(Galerie Perrotin)等等。

设计能将他带到何方,是脚步上踏足新的地点,是事业上开拓新的领域,也是精神上展开新的思维与想象。他也在世界各地的文化环境中感悟设计,在用一个个项目诠释一位设计师在好奇与摸索中对美的解读。

傅厚民是那种风度翩翩的完美君子形象,也有着令人羡慕的成长经历。他出生于香港,14岁就去英国接受教育,拥有剑桥大学文学学士学位和建筑学硕士学位。“在过去的三十年里,在两国之间的生活、学习和旅行是我自身品位在新的混合体中重新诠释传统的民族身份概念或‘东西方美学交汇’的原因。对我来说,它是将文化和设计感受、现代奢华和工艺的无缝结合,以塑造我们周围的世界。”他说。

良好的出身和成长背景带给他开阔的眼界和丰富的思考,也让他形成了一种低调的深思熟虑的,又具有高度精致美学的分析方法。凭借自己对设计与美学的认知,早在2000年,他就与朋友一同创立了自己的设计工作室AFSO。

虽然出身名门,但他从不仰仗于家庭背景所带来的优势,而是从默默无闻开始在设计界打拼。回忆起2007年时的自己,傅厚民感叹:“那时我正在构思香港奕居酒店的设计,有一段时间,项目的压力让我不堪重负,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我相信有一些时候我会觉得自己的工作正陷入一个舒适的环境中。我会对此抱持谨慎警惕的态度,并且渴望在任何时候都能创新。”

他沉下心来,和团队一同打拼,最终突破了项目。在热闹的都市中,傅厚民把奕居酒店设计成了一处静心之所,用他的话说是“有家的宁静”。淡紫、青瓷、浅啡,沉稳的土色系,令人心安。

奕居酒店的成功设计令他一夜成名,也为他创造更多有前瞻性的设计奠定了基础。他一直在思考奢华的精神,期待从中找到新的诠释。他说:“我的设计理念的精神是激发人们对奢华的意义的新思考。”他把高高在上的奢华做得安静而有温度,也把奢华的体验更拉近生活本身。

2015年,他成功推出了André Fu Living(AFL)生活品牌,包括一系列产品,如为太平(Tai Ping)提供的原创城市风格手工地毯系列,与调香师Julian Bedel合作的手工室内清新剂,与捷克照明设备制造商Lasvit合作提供的现代主义TAC / TILE照明等等。

无论家居用品还是室内设计,傅厚民都用心思考,这无疑展现了他“从内而外的生活方式概念的思考”。他说未来十年,除了继续热衷于在新的目的地展开项目并探索新的设计体验,AFL将成为他更为专注发展的一个方向。

傅厚民是个儒雅、感性又怀旧的人,他喜欢听莎黛那历经岁月淬炼的感性的歌声,喜欢梁朝伟在《花样年华》中的角色,想去巴西圣保罗瞻仰Oscar Niemeyer充满个性的建筑作品。如果能够回到过去,他想回到上世纪60年代的香港,因为自己对那个时代的美学有着特殊的浪漫的想象。他说自己不太喜欢用文字讲故事,那么设计就成为他最好的表达方式。于是,那些感性的情怀也都无声地融入了他用设计诠释的一个个故事中。

香港瑞吉酒店是他在家乡创建的第三家海景酒店,酒店选址的湾仔,是香港历史悠久而文化丰富的地方之一。旧日的老公寓、逾百年历史的寺庙、时尚的餐厅和酒吧,以及高耸的摩天大楼……这番新旧并存的景象成为傅厚民灵感的源头。他想通过酒店的设计展现香港这座城市独特的文化风貌。

然而,创造一个真正的香港故事的想法是极具挑战性的。他选择从对故乡的个人记忆出发来延展思路,并对整个旧湾仔的设计进行了研究和思考,他要把酒店的精致感融合在湾仔文化多样的风情中,于是他将湾仔的某些元素转变成专门为酒店创造的设计语言。暗色系的纹理鲜明的墙面与地面透着旧日香港的低调奢华,优雅的螺旋楼梯在光影的烘托下展现着现代又古典的调子,还有专门为酒店的装饰照明设计和定制的灯具,参考了香港旧时代的煤气灯的形态,表现出流连于新旧时代之间的情怀。

这些年,他还涉足法国设计界,参与了科斯特别墅(VillaLa Coste)的设计,这座别墅是科斯特酒庄(ChateauLa Coste)的新成员,位于普罗旺斯地区艾克斯郊外的美丽乡村。别墅的图书馆、沙龙、酒窖、餐厅和招牌水疗中心的室内设计,均由傅厚民操刀。

傅厚民特别为这些空间设计了一系列定制家具,使用了质感醇厚的胡桃木和锻铁。在图书馆里,他在墙上运用了紫红色,酒吧是细微的银绿色,沙龙里则是赤土色。在整栋别墅中,傅厚民使用了陈年实木,柔和细腻的灯光下,映出感性的光芒。人们在图书馆及毗邻的沙龙和酒吧之间穿行,能体会到一段感性的旅程。

2019年是傅厚民感到兴奋的一年,工作室即将迎来20周年,AFL正在产出更新的作品,新书也预计将在年底出版,这本书是他里程碑式的作品,将对他的设计生涯从学术角度进行深刻的阐述。他很期待设计带他前往更多的领域和空间,展开对美与奢华新的探索与思考。

对 话 傅 厚 民

TATLER:你热爱或厌恶生活中的什么?

傅厚民:我非常喜欢我的工作,因为它能够使我前往一些独特的地方并在那里进行重要的创作和体验。我发现自己总是在与时间作斗争,因为我总是渴望保持内心的平衡。

TATLER:你是否介意人们根据你的外表和家庭背景判断你?

傅厚民:我已经学会了对自己宽容,我相信我的职业生涯为我赢得了巨大的认可,这在某种程度上塑造了今天的我。

TATLER:在未来10年内你为自己设定了怎样的职业目标?

傅厚民:专注于我的生活方式品牌André Fu Living的发展,将整体家居用品体验以低调的零售产品形式来传达。在建筑方面,我会热衷于在新目的地工作并继续传达新的设计体验。

TATLER:你有哪些不被一般人所知晓的兴趣爱好?

傅厚民:烹饪带给我很大乐趣。

TATLER:你是否有会经常去的喜欢的餐厅?

傅厚民:是的,在伦敦博罗市场的赖特兄弟餐厅是我定期会去的地方。我喜欢他们的鱼汤和螃蟹料理。

TATLER:你保持良好状态的诀窍是什么?

傅厚民:因为我时常出差,因此保持良好的状态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我每周去两次健身房,专注于有氧训练。运动时,我会在Spotify上选择有氧播放列表,通常它们有一些非常适合运动的歌曲。

TATLER:请说说三位你最爱的艺术家。

傅厚民:那么就是Agnes Martin、Dan Flavin和Mark Rothko。



撰文:Miss Special 翻译:小饼干

编辑:Ellen、Lynn 美编:Vic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