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构东方美学

发布时间:2019-06-16

这几年,中式元素、东方美学已经风靡于各大时尚品牌,新中式建筑、东方极简建筑也已经在地产圈成为宠儿。不过,地产圈向来被人看成一个很“土”的行业,缺少审美。
其实,东方建筑大师——王澍和贝聿铭在世界舞台上赢得瞩目后,地产开发商就已经开始借鉴和运用了,从堪称建筑界泰斗的王澍、贝聿铭到马岩松,开发商还是学到了不少创新理念,关于自然、极简、融合和兼容!
王澍作为获得建筑界荣誉普利兹克奖的中国人,王澍的“三合宅”、“五散房”、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园等代表作散发着中国本土气息。

杭州-富春山馆
“以三远法造境,以山水立馆”。
坐落在富春江畔,青砖红瓦与绵延远山相衬,建筑群宛如出画的《富春山居图》。这是王澍获得普利克兹奖后所创作的最大规模的作品。
这座历时五年打造的”富春山馆“坐落于富春江畔,集博物馆、美术馆、档案馆三馆为一体。从《富春山居图》和《写山水诀》中的“远山”、“次山”、“近山”的空间表现手法中汲取灵感,以山水为主题来体现山水可游可居的意境,巧妙地融合了城市山水文化,并通过富阳建筑语言展示了富春江山水文化和地域文化的内涵,成为富阳乃至杭州的地标性建筑。


这座建筑,乍一看和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有点像,层层叠叠,容易迷路,但这种感觉,如王澍所说,来自中国山水画的读画感受。他要的是一个什么样的馆?他说,“当你走近,你发现你已经在此山中,完了之后再慢慢去找……”他以苏东坡的《题西林壁》来形容这种感受:“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王澍在设计中兼具了其可观、可居、可游的多重性能,最终形成“溪山之外,别具溪山,图画之中,更添图画”的独特格局。


中国美院象山校区

  “一意于园林城市、园林建筑的营造”。
  坐落在杭州南部群山东部边缘,他把校园设计成一个向农村开放的建筑群,建筑本身的运动曲线和丘陵的起伏相呼应,它在视觉上形成一条纽带,回廊和走廊像蛇一样穿梭在建筑的内与外,加强了建筑的呼吸。
  王澍一意于他的理想城市、建筑的营造,两期营造环绕了象山,呈散点状分布山野间,随意而自然,没有刻意设计的建筑形象,也没有着意营造的中心校区,校区是铺展于象山脚下的园林城市。象山校区的规划与建筑设计隐含着再造东方建筑学的宏愿,也着意于建构园林城市、建筑的范本。 
  贝聿铭他的设计简洁利落,合理,有秩序性,将建筑人格化的同时为其注入东方美学的诗意。

日本京都美秀博物馆
“建筑物矗立于自然中,同时变成为大自然的一部分”。
日本京都MIHO MUSEUM博物馆,理念来自于中国古代东晋伟大文人陶渊明的桃花源记,并将此理念融会贯通、发扬光大:自然、建筑物和美术品,传统和现代,东洋和西洋。
日本美秀美术馆表达了贝聿铭的一个主要理念,即自然与建筑的融合。美术馆在结构设计上最大亮点是通过跨越两个山脊的隧道及吊桥,吊桥是专门为美术馆单独研制的,从与其相连接的隧道出来缓缓前行便会看到美术馆的入口。整个结构采用非对称多悬斜索结构,由一条定制的曲线型钢作为主要支撑结构,形成一道完美的弧线,暗示美术馆的瑰丽深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