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阳河畔最美的旧房改造民居

设计:倘思 项目地点:湖南 类别:民宿空间 2020-07-13

钟宅这个项目位于湖南浏阳河畔的一个小镇上,他的建造初衷是为了提供家人更好的相聚体会时光的空间,这是当下中国城市化速度带来亲情隔离的现状缩写,家人们生活在城市,逢年过节与周末如何更有冲动相聚一起,让家族精神更恒久,很多老人都不愿意跟随子女们生活在城市,既然不愿意为什么不把家庭的“老屋”建造得更贴近当下的生活方式呢?

很多人看到这个房子就说 “豪宅”,其实这个观点很容易带节奏,难道小村镇的房子就必须盖成小洋房才行,才算叫豪宅?难道鹤立鸡群的小白楼就一定不实际的?你家房子盖成这样难倒不会遭人羡慕嫉妒?

从2010年开始,我那时候大学刚毕业几年,刚懵懂的进入设计行业摸爬滚打,自顾不暇,但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告诉自己,家乡的老宅需要重新设计建造,为什么会有有这个声音?大家可以看到社会发展的轨迹,中国城镇化发展的步骤很快,如果传统的家庭的长老级的老人如果离世,或者需要更好的照顾,要么就是整个家族过年不会聚在一起了,要么老人就会跟着家庭中的亲人轮居,这其实是缺乏一个能解决这种矛盾的家庭宅子环境

这个矛盾是什么?就是让家庭能够温馨的长居常聚,全年龄段都宜居,然后再就是便宜而且美。我就利用摸爬滚打的奋斗时光的间隙,慢慢设计了这个方案(也一直没修改过)。11年春节我拿着这套方案用乙方面对甲方的那套方法给我们父母,爷奶,大伯等等一大家子人汇报了我的设计作业,劈头盖脸的疑问和不解还有各种顾虑狠狠的砸来。这是房子么?我从来没见过这种房子,这能住人么?漏水怎么办?门口怎么没有客厅?要花多少钱?斜坡太陡没法走路!这种房子怎么造的出来?诸如此类的问题让我很无语。后来的年月里我逢年过节还组织过几次我们家族讨论这个房子的问题,都没有实质的进展。老房子也越来越破,家人们也一年年老去,时间到了2017年,也不知什么原因,家人们决策群体突然想通了,决定要在2018年动工。

房子要建造了,我满心欢喜,要建造了,但是我那时候的自己的工作忙的一塌糊涂,怎么保证这个房子按照我的设计图纸一五一十的建造出来?我想到了云监工,我们建立了微信群,我做了个手工模型飞回去根建造包工头开了个启动会,我都觉得这个会没几个人听懂了,即便听懂了其实也白听了,我爸是项目经理角色,土建由当地朋友承建,我表哥是个木匠,担任项目副经理,后面就是魔鬼挣扎的开始。私自理解不按图施工是常事,我每天都要盯着群里发一些建设过程来监督错误与否,最大的问题是,设计理念与建设者的常识储备的矛盾,建设者们根本不理解这个空间的理念,也没见过这样的房子,怎么造怎么心虚,就想本能的加上自己的“安全措施”导致很多的建造的错误误差的产生。

矛盾白热化的阶段差点都要用父子关系断裂来谈判按图施工的这样的魔鬼交易。此处省略一万字,房子如火如荼的建造,当时我也在忙着事业当中最重要的一个项目上海外滩万国建筑群照明设计,每天在项目上从早忙到半夜,几乎没什么时间管钟宅的具体,我爷爷当时也突然中风住院,但没想到在房子快要竣工前夕,爷爷去世了,爷爷是个革命老红军,亲临卢沟桥事变,性格坚毅少言,身体硬朗,这房子肯定是属于爷爷的,所以我设计的初衷与很多的想法都来自于对我们家人的性格与生活习惯的一种理解与传承,这钟宅为什么设计成这样?我想与我们每位家人的需求与习惯都有关系,我只不过是把这种语言转换成一种简约的空间语言来容纳这些。

关于设计的理念与亮点

1.上下颠倒的厅卧空间

小镇传统的民居都是进门就是客厅,或店铺,二楼三楼才是生活空间,钟宅整个是上下颠倒过来,好处是一楼可以形成闭环的生活需求,老人不用上楼不用爬梯,二楼的公共会客厅与大露台联合在一起与后山的景色成为一个开放自然的观景空间,成为一个具有品质的聚会场所。而且丰富了体验感,既可以归家直接走上大露台感受自然的后山,也可以直接从一楼进入主卧或一楼生活客厅便捷生活。

2.光之斜廊

这个房子有两个主要的楼梯交叉存在,一宽一窄,造就了空间的体验灵魂。宽梯子像个洞口,从主入口院墙进入,通过这个光之斜廊直接来到二层露台,面对着鸟鸣的后山,这是中国园林的独有美学体验,从二层的窄梯子下去又可以通过有红枫的天井来到一层的生活空间,立体的庭院体验与光影的变化中感受自然与家人的美好。

3.立体现代庭院生活

竹子,红枫,石景,火山石,蕨类,荷花池等等景观植物元素生长在前院,贯通的测院,二层屋顶花园,天井等等的空间中,这些元素很有中国的味道构成了一幅现代庭院园林生活的简约生活,自然的色彩与声音都会反馈在这一方天地中。整个场景舒适和谐。


相关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