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酉书店

设计:Wutopia Lab 项目地点:上海 类别:艺术空间 2021-07-02

大小酉山是学者为避免秦始皇焚书而保存典籍的地点。日后为中国文化传续的象征。二酉就是设计的线索,俞挺决定将两座抽象并象征大小酉山加以空间化后植入书店。

Wutopia Lab俞挺为旭辉集团设计的二酉书店于2021年5月1日对外开放,仅仅三个星期,这家新书店就成为了大众点评黄浦区书店音像店排行榜第一。成为了让努维尔设计的网红建筑恒基旭辉天地里的网红书店。

二酉书店得名于大酉山和小酉山。大小酉山是学者为避免秦始皇焚书而保存典籍的地点。日后为中国文化传续的象征。二酉就是设计的线索,俞挺决定将两座抽象并象征大小酉山加以空间化后植入书店。

书店的名字和理念得自于旭辉的林峰总的创意偶得。二酉书店为书为山、诗为树、花为缀、茗为香、酒为伴的理念是整间书店的精神所在。

二酉加一点即为酒,这是爱书人爱酒人林峰将概念和人生串联起来的神来之笔。

设计于是变得简单直接。当读者进门的时候,会看到一个白色的山,这是白色人造石制作的书架。

光线从石壁里面透出来,这时她又像一个灯山,它就是二酉书店的小酉山。看得见的小酉山是二酉书店的新书精品书推荐区。

二酉书店的大酉山并没有鲜明的外观视觉形象。读者需要穿过书架和隔墙来到书店的主要空间,其实是来到了大酉山的内部。大酉山因为其大而看不见,正所谓不识真面目,只缘在山中。

俞挺把彼此联系贯穿的山洞抽象成我们习惯的空间体验,而非真实地模拟。连续不断的酒红色穿孔铝板形成的洞口,以及书架形成的各种可以坐下来的角落和空间,其实就是大酉山里的环环相扣的山洞。读者就在这个山洞中发现等待揭晓的秘籍。

对洞穴的类型学提炼,帮助建筑师利用组织书架,隔断,商品以及书本摆设而在不大的空间中形成了极丰富的空间体验,做到了处处有惊喜,步步有景。

这个步步有景是中国传统园林设计的基本手法。当读者意识到步步有景时,不由得会将大小酉山的体验和游园联系起来,于是会明白,在店外看到透明玻璃后闪闪发光的白山时建筑师所隐藏的开门见山的小心思,会明白在小酉山边上的水井,滴泉的隐喻(山不在高,水不在深)以及恍然发现的中国性和稀薄的禅意。这决定它是一间真正意义的现代中国书店。

两山之间的圆形空间就是秘境。属于书店主人自己的世界,它像一个壶,其中自有天地,山石,翠松,书酒和主人,这就是在上海浮华闹市中的洞天福地。设计秘境的俞挺不由得羡慕不已而写了一首五绝。

俞挺认为建筑师可以拿书店作为一个工具来理解这个城市,来理解这个城市的人,来理解这个城市文化后作出的一个积极的反应。每个书店都可以是一种短暂,或者是足够长,或者是非常长的一种理解和反应。这种反应成就了书店和所在城市的彼此。

和俞挺设计的其他书店不同,二酉书店的反应呈现一种安静,像一首小诗。不是长诗,或者节奏紧张明快的现代诗,不会充满攻击性,它非常平缓,甚至有些古典。安静对俞挺来说其实也是非常难得的一个情绪。因为他的生活当中充满了各种波折。加上性格敏感,俞挺也不是能够特别安静。在设计和建造书店的时候,一个不太能够安静自己的人需要面对各种人的焦虑。细微的焦虑一开始就像微微风,之后可能会有点点像暗潮汹涌即将吞噬人的时候,俞挺要表现成淡定和安静,只有战胜自己的同时,才能够抚慰其他人。

这是俞挺试图控制那种不安扰动所创造的安静的书店,回想他做过的那么多书店里面,这个书店可以说是情绪最为平和、节奏最为舒缓,游走期间当中是带着微笑,而不是各种惊讶或者欢呼,所以情绪在这里是安静。

旭辉林总想做一个特别的书店。他觉得,我们日常所遇到的大多数书店仅仅是卖书和一些文创产品。他想创造一种展示生活方式的书店。能够结合鲜花,结合酒,结合茶以及精挑细选的书。俞挺自设计第一家钟书阁松江旗舰店开始,就不愿意去设计书店原教旨主义偏爱的那种所谓纯粹但其实枯干的书店。

他认为书店应该不仅仅吸引爱书的人更应该接纳那些原本不爱读书的普通人。书店就应该是一个微型的文化综合体,是互联网背景下具有客户高粘性的社交文化场所。他觉得林总的概念正好合乎他的构想,这也是俞挺接这个设计的原因。

大酉山的主空间分成两个区,一个就是层层叠叠由角落组成的阅览区。一个是被俞挺称之为活色生香的圆弧形长桌所主导的生活区。在如画卷徐徐展开的桌面上可以有咖啡,茶,酒,阅读,香道,花道,盆景以及吃几口的闲适心情。这画卷集中体现了林总和俞挺所设想的复合业态。

但不仅于此,读者会发现,大酉山除了可以展览和路演,还有无处不在的鲜花点缀在洞口,书架,吧台,书桌甚至书店门口。所谓仙山,才能四季花开不败,唯有知识,才能流传百世。


相关案例